> 企業文化 > 文學苑 >

文學苑
  • 所到之處,皆是歸宿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12-26 11:46:55  來源:廣西路橋工程集團有限公司  點擊數量:
  •   (長長公司 洪娜)
     
        與秋道聲晚安,它便沉沉睡去了。冬慢慢走來,拍拍我的肩膀,我無意與它寒暄,只是裹緊了衣裳。
        那性寒的冬,化身刺骨的風,像是在報復我對它的冷漠,把秋的落葉,刮到我的跟前,讓我看著它,再飄向遠方。“何必。”我嘆道。
        任憑大風刮了幾天,清晨,我想吸吸那任性的風,窗簾拉開,卻發現它也遠去,留下的,是那徹骨的清寒。我朝遠方望去,卻看到一些稀碎的陽光,撒在尚未冷寂的樹上,原來,冬不是秋的藏匿,而是裹著春的一次蝶化。它性寒,它刺骨,它也溫柔。
        漸冷的溫度將整個世界變得肅穆,這座城市的冬天是沒有雪的,我看著路邊的落葉繼續隨風飄蕩,順便帶走一些塵土,去向他們向往的遠方。
        我在難得的空閑日,也想隨著這些飄零的落葉,看看那些這座城市冬日的人間值得。
        那座我相熟的山,不再有蔥郁的綠色,鋪滿的落葉的顏色倒是顯得有些瘦了。水也不再跑的那么快了,悄悄的說著太冷了,跑慢點,明年春天再跑快些。那些樹與葉子倒是玩的歡快,性子最活潑的那棵樹,腳下鋪滿了被他抖落的葉,卻引來了更為頑皮的風,吹著他的枝椏,撓得他不停晃動。我看著,也揚起了嘴角。
        放眼近處,一座座居民樓的人們搓著手對付這座城市的濕冷,那些落葉,泊于眼底,安放在普通人家生活的腳下,還有那些稀碎的陽光,都守著那一抹尋常。聒噪的城市,經歷這突如其來的降溫,變得恬靜安然。
        我開始懷疑我對冬的看法,原來,冷冽的它,蘊含著柔軟的內心。
        如果說秋是想念,那冬就是陪伴。熱戀中的情侶緊握對方的手取暖,相互許諾還要一起過下個冬天;平時喜歡腳不沾地的小朋友,也老老實實的待在家,跟爸爸媽媽圍坐在電烤爐旁,看著電視里北方的初雪,露出向往。相攜半世的老人,一起站在窗口,老爺爺笑著說道:“老伴啊,一年又到頭了,你的白發又比我的多啦”奶奶反手打他,如多年前的青春年少。
        走著走著,天漸黑了。霓虹初上,被這恬靜的冬夜,襯得耀眼極了。
        驟降的溫度,讓街邊的燒烤攤和米粉店,變得更為溫暖,人們搓著手,進入店里,點一碗牛肉米粉,吸著米粉,看著窗外過往的行人,再加二兩白酒,嘮嘮家常。這是冬夜下的人間煙火。
        路過學校,有一層樓依然亮著燈,燈光下,是明年即將上戰場的孩子們。有老師的晚自習,討論著試卷上的幾何方程。坐在窗口的孩子看著遠方漸漸出了神,明年冬天,能去北方玩玩雪就好了。轉頭看看黑板上的倒計時,咬咬牙繼續與函數較勁。卷子下壓著的,是她想在明年看雪的地方。這是冬夜黑暗里的人間值得
        回到家,快速打開空調,抱起迎我回家的狗狗,在這沒有親人的城市里,第一次居然是因為冬天,心里增添了些許溫度。把腳放進熱水里,腦子里不停閃出今天的所見。2019到了尾聲,那些早些選擇離去的人們,會不會后悔沒親眼看看這與冬天不相符的溫暖。
        煮一碗餃子,打開電視讓空氣里充滿嘈雜的聲音,倒也顯得熱鬧。一天的尋覓,眼里皆是人間,那些冬日里孤身的人,也一定能找到,他想要的值得。
        我看看孤身的自己,也曾夢想星辰和大海,最終駐足一粒塵埃。想過背包離家時的忐忑與豪邁,不想半身入土寸步未開。提筆想記下繁華世間我也走過,筆墨懸久只字未來。不明白是想象太空白,還是記憶虛空未入腦海。又妄想,哪里來的詞句,粉飾我的從不存在。看著這些人間煙火,我突然明白,所到之處,皆是歸宿。

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誠聘英才|網站地圖|在線調查
甘肃11选5_首页